普格在线,普格新闻网,普格信息网,普格信息港,普格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普格汽车 >

门头沟山洪亲历者:洪水的速度比汽车还快

时间:2018-01-14 04:2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rgunu.cn
门头沟山洪亲历者:洪水的速度比汽车还快 ,沿河口村 山洪 门头沟 塌方

(原标题:门头沟沿河口村山洪灾后七天)

6月18日,河北省怀来县孙庄子乡麻黄峪村持续**雨,下午3点左右,下游的北京市门头沟斋堂镇沿河口村遭到山洪和泥石流袭击。

洪水涌出的石羊沟地势险要,沟内原本有一条未经硬化的石子路,山洪到达时,这条路被完全淹没。直到25日,洪水才全部退去。

灾情发生后,北京市委、市政府相关领导赶到现场指挥并实施救援工作。300余名救援力量参加救援救灾之中。山洪造成4位“驴友”和1名牧羊人遇难,1位“驴友失联”,一家农户的200多只羊被洪水冲走。

目前,山洪救援善后工作已基本完成,当地村民自发和环卫部门一道清理村内街巷的淤泥,开展河道清淤。卫生防疫人员在村内喷洒消毒防疫**剂,确保不发生疫情,村民正常生产生活已恢复。

“洪水速度比汽车还快”

沿河口村人原来大部分住在山里,两面大山将农家小院**谥屑洌朔烙涨椋鲜兰90年代协助村民陆续搬出大山,在石羊沟下游,地势平坦处定居。

6月18日,洪水从石羊沟由北向南涌出。沟旁两面高山,地势险要,沿河口村地处石羊沟下游。洪水由上而下,将村子淹没。

当天下午3点,山里下着小雨,60多岁的高强夫妇在离村子3公里左右的山里守着400多只羊。妻子王梅君说,羊圈位于河沟拐弯旁的一块高地上,夫妇俩在山上和山下放羊。两人正打算把羊赶回羊圈,天空飘起了小雨,“夏天经常这样,没什么不同”。但他们都没想到上游正下着**雨,危险就在眼前。

王梅君先看到3名架电线的工人沿着石羊沟步行下山,沿着路走出去。紧接着,她听到山里传来“呜呜呜”的响声,“我耳朵不好,刚开始听到声音以为是汽车呢,但是放眼望去也没看见车,我老头说,不会是水吧!”王梅君快步爬上一个高点,只见一股黑色的急流,从山间的豁口冲出。

夫妇俩顾不上羊了,对着正走在下面的人大喊:“快跑,水来了!”话音刚落,洪水就到了电线工人脚下。当时水流特别大,高强看到3人手拉着手趟过洪水爬上了旁边的高地。

“洪水速度相当快,比汽车还快,几秒钟就到眼前了。”高强说,洪水在沟里从上往下涌过来,天色变得昏暗,“轰隆隆”的声音在山谷中掩盖了下雨声,两米多高的水裹挟着断木、沙石、淤泥,往山脚的沿河口村冲去。

“死里逃生”的高强夫妇和三名电线工人站在高处逃过一劫。可是,眼睁睁地看着200多只羊被洪水带走。高强说着从兜里拿出一支烟,摇着头,“羊冲走的时候,什么办**都没有,只能够忍着。”“当时闭上了眼,不敢看。”妻子王梅君说。

冲走的200多只羊,是一家人的主要经济来源。“去年有300多只羊,冬天价格不好没舍得卖,可没想到现在全没了。”高强后悔道。

村民连夜自救

****人说,近30年来,****也发过水,以前大水都从村子连接石羊沟的一条泄洪道顺流而下。“泄洪道并不窄,深度足足超过3米,宽度也近3米,”村民王勇说,“可是这次水实在太大了。”

6月18日下午,村民高刚骑着摩托车从镇里回家。一进村口,他懵了,山里涌出的大水挡住他进家门的路。

高刚料到家里也受了灾,骑着摩托车,用脚探着路,凭借对路况的记忆继续骑行。

此时,高刚家院子里和屋内积满了淤泥和水,土黄色的水掺杂着石沙,水位超过二十厘米。他卷起裤脚开了门,“水排不出去,只能用水瓢将院子里面的水舀出。”

各家各户损失严重,家具电器都泡在了水中,排水成了头等大事。但淤泥堵住了排水管道。高刚意识到,“必须打通排水管。”于是他和其他村民拿着铁铲和木棍疏通排水管道,足足通到第二天早上10点。

洪水退后,水印清晰可见。村南侧一道半人高的水泥墙,清晰的洪水印足有30厘米高。石羊沟两侧的民居墙壁上,洪水的痕迹最高达1米。

一些村民的房屋也遭了殃,墙体被大水冲刷,开始掉皮。村委会外一堵围墙被冲毁,几名村民忙着搅拌水泥,重新将墙体建立起来。

灾后数日,高刚和****的村民们都在进行“自救”,连续七八天的时间,积水已经基本排完,村中基本恢复了往日的秩序。

“可惜地里的果树受了灾,”高刚谈起自己受损的果树时摇了摇头。

村民说,洪水漫过泄洪水渠直接带走播种在果园里的玉米。一米多高的玉米无一幸免,全部倒伏或者掩埋。

等待羊群归来

6月18日下午,市、区政府组织的救援队伍迅速上山救助,高强夫妇躲在高处等待救援。尽管救援队伍带来了食物和水等物资,但让高强夫妇放不下的,还是羊圈里的羊。洪水当天,还有200只羊在山上,没有被冲走。夫妻俩想“等着羊自己回来”。

面对出现的险情,王梅君顾不了那么多,她选择进入山里,“羊是她家主要经济来源。”

为了保障王梅君的安全,****安排专人每天早上带着她到羊圈等羊,下午接她回村。在山里,王梅君备有救援队留下的面包和纯净水。山里不能生火做饭,这些救灾资源成为她等待羊群归来的口粮。

她每天都给槽里装满水,等候羊的归来。幸存的200只羊,因受了惊吓逃进了山里。“19日还在山上看到过羊,后来再没看过。”王梅君十分焦急,她不清楚她的羊是生,还是死。

村民开始灾后补种

沿河口村距离斋堂镇近10公里路程。从镇里前往****,存在险情的路段已经被**时**的交通管**。

连日的降水和山洪的冲刷让附近的山体有发生塌方的危险,为预防土石方塌落,路政部门调动挖掘机对存在险情的路段进行维护,将塌在路上的土石方运走,对松动的石头进行清理。

6月25日,在通往沿河口村的必经之路上,仍然有篮球大小的石块不时滚落。工程队将铁丝网铺在峭壁上,防止石头滚落。现场一名工作人员说,在6月18日之前,他们已经开始对峭壁路段进行排险。“没想到18日那天那么大的动静,怕出现山体塌方,每天从凌晨5点到下午7点,要把这些铁网铺在上面进行加固。”这名工作人员介绍说,这样的工作要做一个月。“必须要保证道路通畅,否则车和人都进不了****。”

目前,石羊沟山洪救援善后工作已基本完成。当地村民自发和环卫部门一道清理村内街巷的淤泥,开展河道清淤,都已清理完毕。卫生防疫人员在村内喷洒消毒防疫**剂,确保不发生疫情,村民正常生产生活已恢复。

为减少损失,高伟和其他村民已开始灾后补种。高伟把家里的淤泥和积水清除,盼着天气转晴。

6月25日,天空终于放晴,高伟拿着玉米种子,在果树林里的淤泥上挖一个小坑后将玉米种子放在里面。他说:“及时补种,今年还能吃上玉米。”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 游天燚 陈奕凯 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